夏令营里的科学味儿

发布日期:2016-08-19
 
郭刚制图
 
       暑假无论怎么玩儿,总也少不了夏令营的身影。近年来,由科研机构参与组织策划的科普夏令营正悄然兴起,且越来越受到市场追捧。一方面公众可以更深入地享受科研院所的科学资源,更重要的是孩子们对科学的兴趣可以得到极大的激发。
 
       科普夏令营方兴未艾
 
       就在这个8月,坐落在罗梭江边的中科院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举行了首届罗梭江科学教育论坛。据版纳植物园环境教育业务主管贺赫介绍,来自中科院、环保部、科技部以及大专院校、植物园、博物馆、科技馆、民间自然教育机构等全国120多名中国科普领域多学科的专家学者,表达了他们对于科学教育与科学普及的看法与感受。
 
       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双南在他的主题报告中说,科学教育和普及不但要传播科学知识,更重要的是要教授科学的三要素。
 
       科学的目的是发现各种规律,科学的精神是质疑、独立、唯一,科学的方法是逻辑化、定量化和实证化。“这三个要素在中国的教育体系里面几乎从来都不涉及,这是中国民众科学素养偏低、中国社会普遍缺乏科学精神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为什么中国迫切需要加强科学教育和科学普及”。
       然而,科学教育和科学普及谁来做、怎么做,始终是科学共同体需要面对的问题。
 
      与真实的自然科学观测、考察、研究相结合的科普夏令营不失为一种好办法。贺赫提到,版纳植物园从2008年以后就开始成规模地面向儿童和青少年开展自然体验营和科学探究营活动。2010年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与家长对这类科普夏令营的需求越来越旺盛。
 
       中国科技馆原馆长王渝生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与科研院所合作是当下科普夏令营的一个重要特点。
 
       在他看来,充分利用科研院所自身的资源和特点,通过分享科研人员的科学人生,在他们的指导下学做科学实验、科学报告,可以大大提高学生夏令营的品位和水平,其中最重要的是科学精神的传播。
 
       此外,他认为,一个优质的科普夏令营,需要营造一个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不一样的环境、氛围。比如,让孩子们尽可能地亲近自然;积极培养他们的动手能力和创造能力。事实上,这也是罗梭江科学教育论坛提到的关于“自然缺失症”的一种应对办法。
 
       “同时,科普还需要和人文教育相结合。”王渝生说,道德品德、独立生活能力、团队精神的建立也应该是孩子们在一场夏令营活动中所收获的一部分。
 
       科研院所深度参与
 
       实际上,早在两年前,中科院已经推出了面向大众主要是青少年的“求真科学营”系列活动。
 
       除了有中科院系统内各个院所参与内容活动策划,结合本单位学科特点,场馆、台站、实验室条件、科普活动条件及科普专家情况,研发设计“求真科学营”的相关参观、讲座、互动体验、科学考察等产品。暑假期间的“求真科学营”还往往与旅行相结合,依托于一部分有资质的社会企业,主要是旅行社作为活动组织者,融入更多的社会资源,比如博物馆、人文景观等。
 
       中科院科学传播局科普与出版处处长徐雁龙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科学营设计的活动必须具有趣味性、知识性、互动体验性和观赏性。内容包括听前沿科普报告,参观相关实验室、野外台站等,做动手实验,进行文体活动,对相关活动进行比赛奖励,举行联谊晚会,学写总结报告等形式,充分激发学生积极性,确保活动效果。
 
       例如,2015年“求真科学营”在暑期相继推出了“丝路英仙”天文夏令营、雨林探秘之旅中小学科技教师新疆昆虫生态主题培训、未来之星科学行等主题活动。在他看来,由于家长和孩子们的反馈积极,半公益性质的“求真科学营”正面临着越来越广阔的市场需求。
 
       也正因如此,今年中科院对“求真科学营”进行了全面的规范化管理,公开发布了《求真科学营工作指导手册》。所有活动的主办机构、组织方都必须严格按照指导手册的要求,以保证活动的安全和质量。
 
       除此之外,从2012年起,中科院的科研院所每年还会协助承办由中国科协和教育部共同发起的全国青少年高校科学营活动。
 
       尤其是2015年,为了给西部地区热爱科学的高中学生争取更多接触科学、了解科学、走进科学的机会,高校科学营以中科院昆明分院为依托,专门为云南、贵州、广西等西部地区开办了试点分营活动,使专题营数量达到16个。其中包括中科院南京土壤所、海洋研究所、武汉植物园、成都山地所等单位承办的数理化、天地生等7个基础科学专题营。
 
       在今年的西部营活动中,中科院科研人员代表课程指导团队——昆明植物所植物化学与西部植物资源持续利用国家重点实验室、昆明动物所遗传资源与进化国家重点实验室、云南天文台中国科学院天体结构与演化重点实验室,还专门对外发布了6个探究性科研实践课程:化合物抗血小板聚集活性检测、不同植物抗氧化活性评价及活性成分追踪、发光大肠杆菌的制造、柑橘凤蝶CRISPR-Cas9基因编辑实验、小行星形态学研究、用云南天文台40米“大锅”与“宇宙灯塔”亲密接触—与脉冲星亲密接触。
 
       科研成果分享与人才发掘
 
       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开始寻求与专业科研机构合作,科普夏令营迎来了一个难得的发展契机。它之所以受到家长和孩子们的关注,一大优势是,科研的力量可以给科普提供更多新鲜的素材。
 
       比如,版纳植物园的科研人员在2012年发现了世界上首例用雨水传粉的植物多花脆兰。它的传粉过程非常奇特:花序直立,所有的花都向上开放,雨滴打击使药帽弹开,暴露出花粉块,其粘盘卡在蕊喙下方,粘盘柄具有伸缩性,这样使得粘盘、粘盘柄和花粉团就组成了类似链球一样的结构,在雨滴的再次打击下,花粉团向上弹起,由于粘盘固定,粘盘柄的伸缩作用使花粉团翻绕270度,越过蕊喙,直接落入柱头窝,完成了自花传粉。很快,这个发现便被用作植物园日常科普的内容向孩子们进行介绍。
 
       而在王渝生眼里,这类科普夏令营更容易与创新人才的发掘结合起来。
 
       “创新人才的培养从来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唯有尊重孩子们的个性和兴趣爱好。”他说,科普夏令营是了解、发现、培养孩子们在科学领域,包括先天素质和后天兴趣的绝好机会。“如果说现在学校提供的义务教育、基础教育是要有教无类,注重孩子们能力的均衡发展,那么夏令营就是要更加注重发现差别,因材施教找到适合这个孩子学科发展的平台。”
 
       据徐雁龙介绍,如今,的确也有越来越多的科研院所独立举办暑期夏令营,其目的就是以学术交流和研究生培养为主。
 
       能够参加这类夏令营的高二或者大三学生,往往前期需要经过严格的笔试、面试考核。进入营地后,自然还是以轻松、愉快的体验教育为主,通过接触、感受科学家的工作生活,让他们对科学和科学家不再那么望而生畏。
 
       “更重要的是,学生们提前了解到了这门学科科研的全过程,而避免他们到了本科、研究生阶段,才发现自己不适合。”徐雁龙说,对学生们而言,只有把自己实实在在地放到一个具体的学科背景中,才能对未来的选择有一个准确的判断。
 
《中国科学报》 (2016-08-19 第3版 科普)
分享到:更多
   推荐阅读